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社会工作专业化建设的重点与规范化管理着力点

 

邓明国

  自2006年中央作出建设一支宏大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的战略决策以来,社会工作行业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在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历史性变化的背景下,社会工作的地位和作用将更加突出和彰显,社会工作行业的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大机遇,能否正确处理促进发展与规范管理的关系,将深刻影响社会工作行业的未来。

正确看待社会工作行业发展阶段

  任何事物的发展均有自身规律。职业社会工作的产生和发展进程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关系密切,并被多重因素推动和制约。西方国家的社会工作发展路径为:起步于自发的慈善公益,转化为科学的助人活动,立法确立职业地位。中国的社会工作发展路径为:党管人才队伍建设,政府推动社会工作教育,试点地区(主要是发达地区)探索实践。由于缺乏丰富的本土实践基础,学习借鉴输入性的社会工作理论、技术、方法甚至职业伦理成为了早期社会工作教育和实务的主要手段,社会工作“舶来品”的形象根深蒂固。正确认识这样的发展路径,认清社会工作行业发展阶段,是规范发展社会工作行业的基础。总体而言,社会工作行业将会经历三个阶段:一是政策刺激带动的“催化生长”阶段,二是政府积极引导下的“提质规范”阶段,三是政府依法管理、行业自律约束的“健康发展”阶段。

  在《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关于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指导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发展的意见》《关于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意见》等一系列支撑社会工作发展的政策文件相继出台后,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数量快速增长,社会工作的社会认知度、认可度不断提升,社会工作服务领域不断拓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随着各级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政策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和资金投入力度的进一步加大,可以预见,各类社会工作服务组织还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如何正确处理促进与管理的关系、增长数量与发展质量的关系,逐步形成“政府外部监管、行业内部引导、机构服务创新”的社会工作行业治理格局,形成规范发展的合力,应当引起各级行业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只有行业的规范发展,那些诚实守信、服务专业、扎根基层的社会工作服务组织才有更多、更好的发展机会,才能为老百姓提供更加专业、优质的服务,社会工作事业才会迎来发展的春天。

社会工作职业化发展需要专业化保证

  随着社会工作行业的突飞猛进以及人民群众对社工服务需求的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相关从业人员开始进入社会工作领域,各种各样的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在城乡社区、各类社会服务机构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人们对于社会工作的认知更加直观和具体。然而,少数社会工作服务存在的形式化、游戏化、娱乐化、表面化等问题,损害了服务对象的权益,降低了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误导了公众对于社会工作的专业认知,影响了社会工作事业的健康发展。虽然社会工作的职业化还不够充分,岗位确认与开发还在探索阶段,但无论是在传统的企事业单位,还是新兴的社会组织,无论是各级政府部门,还是城乡社区,专业化的服务岗位需求量非常巨大,专业社会工作者的供需矛盾突出,高层次专业社会工作人才严重不足,如何确保社会工作服务的专业性是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之一。

  为此,行业主管部门应加强两项重点工作:一是坚持以城乡社区为重点,夯实基层民政工作基础,引导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扎根基层,直接服务群众。城乡社区是社工的大舞台、大平台,“三社联动”是有效推进社会工作进社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机制,借助该机制,在社区(村)普遍设立社会工作室(站),用社会工作专业方法去发现、回应、解决老百姓的服务需求。同时,社会工作的职业化应当主动融入到专职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进程中去,提升社区服务的专业化程度。对于民政部门而言,社区社会工作室(站)还应当成为民政工作最基层、最基础的平台,社区社会工作者应当成为最重要的基层民政工作力量。二是坚持以民政服务机构为关键,彰显社会工作服务的专业特质。民政系统的福利院、敬老院、救助站、婚姻登记处、残疾人康复机构等服务机构是直接联系群众、服务特殊困难群体的重要场所,是社会工作服务的传统领域,也是社会工作专业作用发挥的重要阵地,应当大量设置社会工作岗位、配备和使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这些年来,民政服务场所的硬件改造升级、设备设施条件改善均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机构内涵建设和发展将会成为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也应对民政服务对象的全面发展需求给予更多关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在民政服务机构的“提档升级”进程中不能缺位,应当积极主动深度参与。

加强社会工作行业管理的思考

  目前,从事社会工作服务的机构可以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既想干又会干”,具备良好的动机和较好的经营管理能力,社工专业认同和价值理念遵循较好,专业服务品质有一定保障,服务满意度也相对较高;第二类是“想干却不会干或不善于干”的机构,发展动机是良好的,但受自身各方面的条件制约,专业服务能力、持续发展能力相对较弱;第三类是打着慈善公益的旗号,借开展社会工作服务之名,骗取财政资金、捐赠善款,损害服务对象权益,这类机构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和危害性,必须坚决清理。针对这一情形,应着重从以下几方面加强规范管理。

  一是设置科学合理的社会工作服务评估指标。评估体系和指标并不是越复杂就越显专业和有效。社会工作服务的评估重点应当是问题是否得到有效解决、服务对象是否满意,而不是堆砌大量的文字资料,更不能是为评估而评估。对于服务数量的要求也应当实事求是,不能单纯评估数量而忽视质量,否则,就会存在找案主或杜撰记录的现象。应当摒弃那些与社会工作专业服务关系不大的表格、记录的填写要求,社会工作的服务一定是做出来的而不是写出来的。

  二是坚持服务团队的专业人员配置标准。对任何一项强专业性的服务来说,从业人员的专业背景、知识结构、能力素养决定了服务品质和效果,也直接影响行业发展。应当在职业水平评价、专业教育、人才使用等多方面进一步强化社会工作的专业属性。社会工作服务不是简单地做游戏、搞活动和一般资源链接,而是整合运用社会学、心理学、生物学、生态学、政治经济学等多学科知识去解决个人、家庭、社区乃至社会问题。因此,应当加强全职专业社会工作人员的配备和使用,对那些为节约成本,主要使用实习生、志愿者、非专业人员实施项目的机构应当及时纠正。特别是在当前很多机构招不到人的情况下,更应当坚持专业标准,确保专业质量。

  三是维护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合法权益。社会工作服务不等于免费或低偿服务,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运营成本及合理利润、社会工作专业技术人才的薪酬待遇应当得到充分保障。有尊严的职业才能吸引优秀的人才。价值的体现不仅是精神层面的,也包括了劳动报酬的激励。因此,政府购买服务资金预算应当合理测算上述成本,同时,也要避免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仅仅充当 “劳务中介”角色。

  四是推进行业诚信体系建设。社会工作服务直接面向基层人民群众,扶贫济困、纠纷调解、扶弱助残、扶老帮幼等,应强调社会工作服务机构遵守合约协议,认真履行服务承诺。

  五是充分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如果说政府监管是促进社会工作行业规范发展的最直接手段,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是行业发展的主要动力,那么行业组织则是沟通政府、社会和社工组织的桥梁和纽带,是实现行业自律、规范行业行为、开展行业服务、保障公平竞争的重要平台,其作用不容忽视。

  (作者单位:重庆市民政局)

                                                                                    信息来源:中国社会报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